桑鸽

头像悄悄用了早稻的图。

这两天找到了几首中学时候听的日文歌,欣喜。现今都不敢以年数记,动辄三五十年前,真令人害怕。昨儿的梦境又挺稀奇,在老家,情形还略有些复杂,具体记不清了,全程堵心,之后就是被迫害妄想的桥段,慌不择路地逃进了湖水里,醒来,幸好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