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鸽

头像悄悄用了早稻的图。

近来对这个世界很不温柔 无法温柔 只觉倦怠和烦躁 阿吉妈和赵manager好像在一次次安抚我 there there 别着急也不要再烦 可是却依旧静不下来 觉得自己懦弱又无能 又觉得这个世界骄横且无知 周围的一切都像是生了刺 连同我的身上 也从皮肤底下破出密密的刺来 是防备也是护卫 亦是相互间不死不休的对峙与倾轧

评论